细胞制备:新药开发中细胞扩增和污染控制

细胞制备是药物开发高效和一致性的重要基础和初始环节。大规模细胞培养,以及扩大培养中的细胞传代,其中一大核心技术便是污染的控制。赛多利斯创新的细胞传代解决方案,助您切实消除污染,简化工艺流程并提升效率。

为加速药物开发进程,我们优化的产品组合可提高生产力,确保您选择合适的候选化合物,并缩短进入临床试验的时间。

阅读以下主题,获取更多信息: 

控制污染,以免导致药物开发项目终止

污染源可能是细菌、酵母、霉菌、化学物质、其它生物制剂和/或细胞系交叉污染。它会影响细胞的生长、形态和行为,从而延缓您的项目进度。对任何涉及细胞培养的项目来说,污染是其面对的一大主要挑战。

细菌污染

细菌是最常见的污染物。通常,自来水的细菌污染物含量是100-1000 CFU/100 mL,但美国材料与试验协会(ASTM International)设定的标准是,在细胞培养时细菌污染物含量<10 CFU/100 mL。与其它污染物不同,细菌污染通常很容易检测到,因为培养物会不清澈或变混浊,且/或培养基的颜色会发生变化,提示pH值下降。细菌在显微镜下也很容易看见。

尽管很容易检测到大多数细菌污染,但它仍然会降低您的效率,毕竟您未必会第一时间注意到污染,可能还准备使用该培养物进行后续的化验分析。另外,去污也是成本高昂且非常耗时的。

为了避免受到细菌污染:

  • 水是您最重要的试剂,所以请务必使用新生成的超纯水
  • 悉心看管您的其它试剂,进行无菌过滤以消除任何污染的可能性
  • 尽可能采用无菌技术,且仅使用无菌试剂
  • 留意一般实验室库存,对其进行污染监测往往是一大挑战 

助您免受细菌污染的工具:

arium® mini 超纯水系统

感兴趣

Sartolab 真空过滤系统

感兴趣

Minisart 针头滤器

感兴趣

arium® pro 超纯水系统

感兴趣

支原体污染

支原体污染非常难以防范,因为具有柔性细胞膜的支原体较小(0.15 µm-0.3 µm),且无细胞壁,因此很难通过显微镜检测到。此外由于支原体尺寸较小,即使在哺乳动物细胞培养物内增殖到较高浓度,细胞培养物表面也看不到任何明显浑浊迹象或其它变化。

在细胞系消失前,支原体对培养物的污染可能并不明显。

已污染细胞的交叉污染是支原体污染的主要来源之一。消除培养物中的支原体污染几乎不可能;它对大多数抗生素有抵抗力,可以在未经冻存技术处理的液氮中存活,污染储存在同一液氮杜瓦瓶中的其它细胞。

在细胞培养时使用特异的支原体检测可以提高您的效率,便于您即刻了解细胞是否受到污染,以免浪费时间、试剂和精力。使用无支原体的培养物可以增大您的实验结果转化为临床的几率。

助您在培养物中检测支原体的工具:

Microsart 支原体快速检测试剂盒

感兴趣

细胞传代

无论是贴壁细胞或非贴壁细胞,所有细胞在细胞扩增期间最终都需要进行传代或继代培养。然而传代会带来污染风险,因为需要打开培养瓶对细胞进行操作,并补充新的培养基和添加剂。所有这些步骤都会增大引入污染物的几率。采用适当的无菌技术、快速操作,并使用最佳工具和未污染试剂,有助于降低在细胞培养中引入污染物的风险。

有助于减少培养物中污染物的工具:

Picus 电动移液器

感兴趣

Midi Plus 移液控制器

感兴趣

无菌滤芯吸头

感兴趣

Tacta 手动移液器

感兴趣

在生物安全柜外进行细胞传代:既避免引入污染物并提高效率

采用我们创新性细胞扩增系统,您无需打开烧瓶或在层流罩内,即可无菌传代细胞。为防止在生物安全柜外传代期间发生污染,该系统组合采用了无菌液体转移管路和在预装配于塑料锥形摇瓶的盖子中进行气体交换的滤芯。

我们的MYCAP CCX系统和传统锥形烧瓶中的细胞生长率基本相同。通过使用接管机或无菌连接器,在生物安全柜外可以完成烧瓶内的培养基灌装、接种、取样和转移这些无菌操作。

这些功能可以让您降低污染风险,无需使用备份烧瓶即可提高效率,同时减少多余的传代工作。此外,您还无需使用生物安全柜,从而降低运作成本并简化操作。

无菌细胞传代工具:

MYCAP CCX 无菌细胞扩增系统

感兴趣

提高液体处理的效率,减少冻存时的细胞损失

细胞系是您最宝贵的资源之一,但同时,它们也很脆弱。持续培养的细胞系可能因细胞群的衰老、污染和/或遗传漂移而有所损失。在液氮中冻存可以保护细胞系。然而,冷冻和融解的工艺流程会给这些脆弱的细胞带来压力。储存于液氮中的细胞往往通过使用冷冻保护剂,如二甲亚砜(DMSO)或甘油而受到保护,免受损害影响。快速操作并使用良好的技术对降低宝贵细胞被破坏的可能性也至关重要。

正确的工具可以帮您快速、高效操作,而错误的工具会拖慢您的速度,并增加额外的工序。

您选择的移液器和移液器吸头对从种子和所建细胞系的工作库存中移取细胞都有影响。与水溶液的细胞培养基相比,含冷冻保护剂的溶液的表面张力更低。例如,最常用于防冷冻的DMSO在20℃时的表面张力约为43 mN/m(而水为73 mN/m)。表面张力低,意味着液体会在移液器吸头内表面形成液膜,难以精确移液。使用合适的移液器吸头,如采用抛光处理表面的低吸附吸头,可为您确保细胞悬液中的冷冻保护剂达到正确比例,从而降低冷冻和融解期间破坏细胞的可能性。

冻存期间保持细胞活性的工具:

Tacta 手动移液器

感兴趣

低吸附吸头

感兴趣

Picus 电动移液器

感兴趣

无菌滤芯吸头

感兴趣

联系我们

其它您感兴趣的产品类别?(可多选)

我们如何为您提供帮助?*